本網站部分功能不支援IE瀏覽器,請使用Chrome或Edge等其它瀏覽器。

陶冬:葉倫還要等多久?

  • By 陶冬 觀看人數: 2637
  • 2016-06-27



 

目前,美國的通膨預期在下滑中,葉倫有再拖一拖的本錢。
決策者對市場動蕩的恐懼,更給了一個重塑加息預期的藉口。

  自從葛林斯潘時代,聯準會一直將自己描述為穿越短期數據波動的決策者,關注的是中期就業與增長趨勢是否符合政策目標,由此調節貨幣政策。葉倫上台之後,政策聲明中出現最多的字眼卻是data dependent(取決於數據)。換言之,退出QE或調高利率的時機與短期數據之強弱直接掛鉤。

  聯準會對經濟的解讀本身就自信心不足,加上短期數據的波動,貨幣政策制定者往往須花幾個月的時間來培植市場預期,但是一個數據波動,之前所做的準備便前功盡棄。聯準會目前就面對如此的挑戰。

  去年底加息後,美國經濟數據大幅波動,市場對公開市場委員會的加息預測沒當真。貨幣當局只能用「一切取決於數據」作警示,逐步調適市場預期。詎料當市場預期好不容易貼近聯準會政策立場時,一個壞的數據就令加息過程脫軌了。

  美國核心PCE(個人消費者支出)已經升到一.六%,核心CPI(消費物價指數)更在二%徘徊,第二季度GDP應能爆出三%左右的強勢,個人消費約抵達三.六%,工資上升一直未停過。中期趨勢加上政治壓力,令聯準會希望盡早調整利率。全球增長和風險市場趨穩,葉倫不加息的外部理由也不那麼充分了。

  萬事俱備,葉倫等來的卻是西風。五月非農就業遠遠差過市場預期和過往紀錄,市場再次擔心美國增長前景,質疑加息決策的正確性。葉倫本人對經濟的把握也少了一點自信。在就業數據前的演講中,葉倫認為今後兩個月重啟加息是「合適的」,但是數據公布之後,七月加息變成「不是不可能」的了。

  六月會議上,六名公開市場委員會成員(據說包括葉倫本人)預計年內加息一次,三個月前的會議中僅有一人作此預測。儘管前瞻性指引仍指向今年兩次加息,「一次加息」派的等待意識,正在悄然成為主流意見。

  若六月非農數據無法產生一五○K以上的新增就業,葉倫恐怕要將加息延到十二月甚至更後了。數據的波動性使然,市場的預期管理需要使然,葉倫的性格使然。
 
本文取自今周刊1018期/陶冬《葉倫還要等多久?
※ 本專欄與今周刊獨家合作,非經今周刊同意不得刊載 ※
 
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