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網站部分功能不支援IE瀏覽器,請使用Chrome或Edge等其它瀏覽器。

陶冬:沒有川普的川普主義

  • By 陶冬 觀看人數: 2589
  • 2016-11-01


美國總統選戰正打得激烈,雖然川普的贏面似乎比希拉蕊少了一點
但川普主義所帶來的影響,除了美國之外,更要留意在歐洲造成的猛烈衝擊。

  如果沒有大的意外,下任美國總統應該是位女士,這將開創美國歷史上的一次先例。
 
  而川普也創下了美國歷史上不少先例。一年前,美國主流媒體幾乎沒人相信川普會競選到底,更沒預料到川普主義會受到那麼多底層選民支持。川普主義對美國社會造成的撕裂,會持續存在,同時會對新內閣的政策制定造成陰影。借用《經濟學人》封面標題,川普主義「debasing American politics」(令美國政治生態產生位移)。
 
Trump T-shirt by Metropolico.org, on Flickr
 
  川普主義的核心,是民粹主義、民族主義,用激進的形式反建制、反全球化。這種思惟,自從人類有了政治概念便久已有之。
 
  民粹主義思潮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遭到各國精英的聯手打壓,在世界範圍內很久沒有形成大的聲勢。與之相對應的經濟背景是全球化趨勢,市場、生產線、資金、資訊的全球化。全球化帶來了經濟繁榮和收入的快速增長,於是封堵外國產品、資金之論點便沒有太大的市場。
 
  但金融危機後,就業機會被摧毀,經濟增長難覓動力,政府政策劫貧濟富,底層憤怒迅速集聚。川普不過是將憤怒由街頭、飯桌搬到了競選中、電視機裡,變成一股政壇衝擊力。即使沒有川普總統,川普主義仍將製造綿延的衝擊。美國主流政壇低估了川普在選舉中的能量及深遠影響。
 
  川普主義的下一個爆發點,可能在義大利十二月初的憲法公投。總理倫奇的精英思考模式,很可能低估了憤怒的義大利選民。公投若失利,倫奇下台,提前大選,該國的五星政黨便再次站到政治舞台中央。該黨在政治上反全球化、反建制,甚至在政見表達上也與川普很相似。選舉結果尚不得而知,但過程恐對歐盟、歐元構成強烈衝擊,歐洲川普對市場的殺傷力恐怕遠遠大過美國川普,因為歐盟這個人造成政治機制存在著先天性缺陷。
 
  明年是歐洲的選舉年,試想法國的國民陣線、德國的新選擇黨、西班牙的社會民主力量,每個激進黨派都含有川普主義的基因。你方唱罷我登台,城頭變幻大王旗,這市場需要多少鎮定劑呀?
 
本文取自今周刊1036/陶冬《沒有川普的川普主義
※ 本專欄與今周刊獨家合作,非經今周刊同意不得刊載 ※
 


相關文章